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挣扎在北京地摊上的老大娘的真实生活感人肺腑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3:27:17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挣扎在北京地摊上的老大娘的真实生活 感人肺腑

【北京是天堂,也是地狱。有钱人,两套房子,就能成为千万富翁。上亿资产的富豪,也比比皆是。而同样一个城市,外来打工的人不算,就算北京本地人,却有许多生活在苦难的边界。本文介绍一位79岁老大娘,靠摆地摊帮助家人过日子的故事,感人肺腑。】

前言

8月10日,和诺丁汉大学宁波分校的一位同事,到北京颐和园散步。我们刚开始走在柳树成荫的大道上,尽管烈日当空,我们却受到树荫的庇护。加上一阵阵清风,扫过蓝色的湖面,穿越银色的波涛,扑面而来,感觉一阵阵清爽,无比舒坦。

不远处,看到无数大小不一的游船,荡漾在无边的湖面上。由是,产生了坐船观湖的念头。船票不算贵,每人15元。

10几分钟以后,我们靠岸,继续沿着岸边的大路行走。

当我们正要过一条小石头桥的时候,回头看到一位老大娘坐在保护大树的矮铁栏杆上,看着她的小摊,上面摆着一些小商品,包括矿泉水、纸扇、小玩具,等等。商品品种不多,但是,矿泉水和扇子,却成了那种特定天气下游客最喜欢买的东西。

我突然停下脚步,跟同事说,‘我想采访一下这位老大娘,她大概是外地来北京的,家里小孩养不起她,她才出来摆地摊。我很想了解在北京的外地人和穷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现在北京人一套房子,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没想到这么大岁数的大娘,还要靠摆地摊生活,我得仔细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我的同事说,‘好,我也了解一下,顺便看看你如何采访民间生活。’

对话老大娘

我们掉过头来,走回到老大娘的地摊前面。

我先开口,‘大娘,这样一把纸扇多少钱?’

大娘,‘10块。’

我,‘给我一把。啊,不,给我两把。我自己一把,我的同事一把。我这里给你20块,谢谢。’

大娘,‘好。痛快,我一下子卖了两把。’

买完了扇,我坐在大娘的旁边,同时,叫我的同事也坐了下来。

我开始问问题,‘大娘,你精神很好。你是哪里人啊,什么时候来北京的?’

大娘,‘我天津人,40年前就来北京了。’

这个回答让我有一点感到意外,因为,我以为她是外地人来北京谋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老北京了。

我开始改变问问题的方式,‘大娘,你今年高龄了?为什么还要出来卖这些东西?你没有养老金,或者没有小孩养你吗?’

大娘,‘我每月有200块钱的最低生活补助,但是不够用。我老伴两年前走的,他原来在北京市水利局工作了一辈子,就在这里(颐和园)上班。他走了以后,水利局补了3千块钱治丧费,就再也没有给过我一分钱了。我女儿今年46岁,接替她父亲的工作,现在也在这里工作。我每天卖的货,就是她给我拿过来的。我今年79岁了,只能坐在这里卖东西,搬不动重的东西,也不能自己进货。所以,我女儿每天上班、下班、或者中间休息,就来搬东西,给我补货。’

艰苦的生活

‘我女儿命好苦,本来老公也有一份工作,两个人每月有4千块钱,还是勉强能过日子的。可是,我姑爷(女婿)4年前腰坏掉了,干不了任何活了,公司开除了他,没有了一份收入。全家人靠我女儿每月两千元的收入,外孙女在天津读大学,每年就要花掉2万啊。我没有办法,必须帮帮我女儿把日子过下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

老大娘一边说话,一边保持非常乐观的笑容。我不仅非常佩服这位老大妈,而且,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我说,‘大妈,你跟我妈的年龄一样大。今天见面,是一种缘分,我们一起照个像好吗?’

老大娘说,‘那太好了。我很久没有照像了。’

我的同事,拿起像机,给我和老大娘照了像。照完,我的同事拿给我和老大娘看。老大娘说,‘照的好,你看,我还是满精神的嘛!’我和同事都说,‘那可不?’。

我们刚照完像,突然来了一位漂亮的中年女子。她个子不高,脸上晒的有点黝黑,但是,看得出来,这位中年女子,有一种特殊的刚毅和美丽。

当中年女子走近的时候,人没有到,就已经发出轻柔的声音,‘妈,我给你多带了一些东西。你知道吗?在对面打扫厕所的那位师傅,50岁不到,昨天人来上班还好好的,可是,昨晚就没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单位里,在准备给他家送点什么的,可惜啊。’

我问大娘,‘这是你的女儿?还这么年轻?’

大娘说,‘快50了,不年轻了。’

我对着中年女子,‘我们刚刚和你妈照了像,我们3个人,再来一个好不好?’

她说,‘好啊。’

于是,我的同事,又照了两张。刚照完照片,中年女子就起身走了。她说,‘我得赶快工作去了。’

没想到,老大娘非常幽默,‘你们要求我照像留念,那你们也得给我老太婆留点什么作为留念吧?’

我说,‘对啊,差点没有想到。我们没有什么,我就给你留下一个我们学校的小礼物吧。’

说完,我们就跟老大娘说声再见。然后,过了小石头桥,继续往前走。不过,走了几百米后,我突然想起忘记问老大娘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姑爷生病的医疗费是怎么解决的?

我跟同事说,我们必须回去把这个问题搞清楚。

医疗和住房

我的同事特别耐心,陪着我,又回到老大娘的地摊上。靠近的时候,发现老大娘的生意还特别旺,有一对母女正在买两个彩色的塑料扇,每个也是10元钱。

等她的顾客走后,我坐到原来的地方。问道,‘大娘,不好意思,刚才忘记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你姑爷生病,是不是要花很多钱?是自己出钱,还是有医保?’

大娘,‘他做手术花掉4万。不过,他原来的公司都给他出了,我们自己不用花钱。只是他现在没有了工作,只能在家里烧菜做饭了,别的事就做不了。’

我说,‘大娘,不过,你看上去身体很好啊。79岁,精神还那么好。’

大娘,‘我的身体,一点都不好。眼睛视力很差,一边还有白内障。前年,我的右下腰痛的厉害,医生说骨头增生,动了一个手术,花掉2万。还好,我老伴的单位给了报销。’

我问,‘大娘,你家住什么房子?是自己的吗?’

大娘,‘我们住两间小平房,就在颐和园附近,面积很小,每年租金2千,是北京水利局的老房子。那边,没有拆迁,所以,我们就一直住这个房子。厕所在外面,家里有一个小厨房。’

结束语

在北京,到底有钱人的比例有多大?像这位老大娘一样为了生计,而苦苦挣扎的低收入人群的比例有多大?

要知道,老大娘的老伴是一位有40多年工作经历的国有企事业职工。他们的日子还是如此的难过,那些没有国家工作保证的人群,生活是不是更加艰苦呢?

附注1:我认识一些从外地来北京打工的农民工。他们有的在北京已经拼搏了10数年。可是,每月2000元的收入,如果住在3环内的地下室,一个小间,每月房租就要花掉800到1200元。所以,许多人,只能到通州等郊外农村租房租。那边,一小间,每月400-600元。不过,不管他们多么拼命,多么节约,一辈子的希望就是能够存下10万8万的,拿回老家帮助盖个房子,度过晚年罢了。可是,10万元,在北京最多只能买到2至3平米的房子。

附注2:当今许多大学者,包括大经济学家,主要精力,就是发表‘高质量’的论文。搞几个数学模型,发几篇星级文章,然后当上大教授。有的天天忙于搞项目,搞评比和得到各种奖励。这些学者,还有官员,对下面老百姓需要什么,他们的情况如何,从不关心,从不了解。大家不能忘记,一个国家的兴衰,不仅仅靠一些所谓精英,更重要的是所有老百姓的幸福和安居乐业。只有充分了解群众,才能有效地服务于群众。所以,我呼吁大家多多研究弱势群体的生活情况,为政府的民生工程设计,出谋献策。

成都自驾车托运公司

四川大件运输公司

拉萨越野车托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