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请问奈何桥怎么走-(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4:11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这天,文轩和安果儿终于结束了11年的爱情长跑,走进婚礼殿堂。

安果儿身穿洁白的婚纱,站在红地毯上。在亲友的祝福声和美妙的音乐中,文轩拉起安果儿的手,把一枚戒指轻轻地套在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文轩眼神里充满宠溺,看着眼前的新娘:“小路痴,今天我用这枚戒指把你牢牢套住,以后你就会一直住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迷路。就算有一天你走丢了,我也会找到你,然后牵着你的手把你带回家!”

听完他的话,安果儿幸福的扎进老公的怀里。之后他们宣读了结婚宣言:“不求殿宇宏,不求衣锦荣,只求朝朝暮暮生死同……”

婚后,两个过着人相亲相爱,甜甜蜜蜜的日子。

一天,安果儿去文轩的公司给他送饭的路上,看到一辆货车即将撞到一个要过马路的小孩子,情急之下,她不顾一切地把那个小孩推到马路对面,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她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

突然她一拍脑袋:“呀!天都这么晚,老公还没吃饭呢,现在的人也真是的,人家在马路上躺了这么久都没人叫醒我!”

安果儿一边不高兴地嘟囔着,一边找那个掉了的饭盒,可惜找了半天也没看到。

“算了,先不找了,去老公的公司看看吧,弄不好这个呆瓜没吃饭在那等我呢!”说完,就匆匆地朝文轩公司的方向跑去了。

到了公司门口,发现大门已经关了,公司一个人都没有。

无奈,安果儿只得掉头回家。

走到家门口,安果儿发现门是敞着的。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呛鼻的烟味。

安果儿捂着鼻子嘟囔着:“老公平常不抽烟啊,今天是怎么啦?抽这么多?”

走进屋里,连着喊几声都没有人回答,在房间里巡视一圈,最后走到卧室,打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和烟味扑鼻而来,抽过的烟头和空酒瓶子扔的满地都是。

而文轩则靠着床蜷缩在地上带着满脸的憔悴似乎是睡着了,怀里抱着那只沾满血的饭盒和一个大大相框,不过她只看到了相框的背面,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

安果儿稍稍愣了一下,刚想去推醒文轩的时候,他稍稍动了一下,怀里的照片一下子掉了出来。就在照片落地的一刹那,安果儿彻底惊呆了,因为那是张黑白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正是她自己。

也是照片落地的那一刻,文轩也猛然惊醒,他呆呆地望着照片,眼圈慢慢地红了,接着轻轻地捧起照片放在胸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在地上。

“果儿,我好想你呀,为什么要离开我,都怪我,是我不好,不该答应要你去给我送饭,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接着,文轩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看这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个样子,安果儿心如刀绞,想哭,却哭不出来,因为鬼是没有眼泪的。

她慢慢走到文轩的身边,想摸摸他的头发,可是抬起手却穿过了文轩的身体,她傻傻地看着自己的手,又起身试图抱住他,发现自己从文轩的身体穿了过去。而文轩却丝毫没有感觉。

“老公,我在这儿,你看看我呀,我在这儿……”安果儿的声音有些颤抖,一边在文轩眼前一边晃着手臂喊他。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人是看不见鬼的,自然也听不到她说话。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文轩一步也未曾离开过家门,一些亲朋好友劝他出去走走散散心,他都不肯,他说:“我不走,果儿还在这间房子里,我要在这里陪着她,不然她会寂寞的。”

这几天,安果儿也是寸步不离地守着文轩,他们还像以前一样在同一屋檐下过日子。只是,她能看见文轩,而文轩却再也看不见她。

晚上睡觉的时候,安果儿总是陪文轩一起躺在床上,只是,文轩再也抱不到她。

看到文轩每天都那么难过,安果儿伤心极了,忽然有一天她想明白了,与其每天不能相见的守候,不如转世投胎来世相聚。

下定决心后,安果儿恋恋不舍地看了文轩几眼离开了。

离开家以后,一条笔直的大路出现在安果儿的眼前,她沿着这条路走到了一座城墙前,城墙的门口上边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鬼门关”。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踏进了那个大门。

她觉得自己似乎走进了一座城市,只不过与其他城市不同的是,这里虽然是人来人往,但他们眼神空洞神情木纳,天空是灰蒙蒙的,这一切给她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毫无生气”。

安果儿有些打怵,怯生生地往前走着,走了好久,她都觉得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她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去投胎,不然就再也不能见到文轩了。

她想到,只有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才能投胎。

于是,她碰到一个路人就问:“你好,请问奈何桥怎么走?”

那些人都会告诉她怎样走,可是无论她怎么走,还是找不到奈何桥,看着一条条路,把安果儿急的团团转,眼看都要都要哭出来了。

“小路痴,又迷路啦?”一个声音在安果儿身后响起,她愣了愣,转过身,看见文轩笑嘻嘻地站在面前,她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怎么啦?小路痴,几天不见不认识你老公啦?”

文轩笑着,走到安果儿面前,伸手刮了她鼻子一下,“你个小笨蛋,都这么多天了,还是没找到路,看来没有我你还是哪都去不了!”

文轩盯着安果儿的眼睛,脸上是一副无奈的表情。

“老,老公……”到现在,安果儿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伸着颤抖的手摸了摸文轩的脸,一颗眼泪从安果儿眼角闪过飞向天际。

其实鬼不是不会流泪,当他们遇到大爱或是大恨的时候,泪水会化作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飞向人间。

“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你怎么啦?”安果儿呜咽着问。

“我猜你肯定找不到去投胎的路,我说过就算你走丢了,我也要带你回家的,所以我就来找你了。”文轩轻松的说。

“为什么?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吗?为什么你就不能等我几年,我投胎以后回去找你,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多傻?”安果儿激动的朝文轩咆哮着。

文轩看到安果儿这个样子,一把把她搂进怀里,轻轻地说:“你若离去,怎忍心空留我一人,我会想你……”顿了顿又说:“我们一起去投胎,来世,还做夫妻!”

安果儿在文轩的怀里幸福地点点头。

有了文轩,两个人很快的找到奈何桥,在喝孟婆汤之前,安果儿在自己和文轩的手臂上各咬了一个深深的牙印,他们来世要凭这个印记找到对方。

不久,一家医院里传来两声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两名产妇同时生产,洗完澡后,两个孩子在妈妈的怀里看着对方,他们的手臂上,各有一个鲜红的齿痕形的胎记……

---- 作者寄语:文章的不足指数欢迎各位朋友指出,谢谢朋友们!

洒水车批发优惠促销

徐州建筑工程用钢结构探伤检测第三方检验报告

安康玻璃钢电力管电力管廊的应用&

东营DN100MPP塑钢复合管施工注意要点

永磁工业大风扇生产厂家汽车4s店工业电扇

回收炭黑环保安全

河北CGCT玻璃钢管价格影响因素

去哪买新鲜铁皮石斛康顺堂霍山铁皮石斛

安装晋中SBB玻璃钢管重视原材料

郴州市厂房结构检测鉴定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