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委员代表支招万亿财政资金透明度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4:34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委员代表支招:万亿财政资金透明度

超过10万亿元之巨的财政资金怎么花?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如何匹配?从中央到地方的转移支付制度,如何减少浪费和资金漏洞……对这些问题,委员们一一提出问题和建议。  3月6日,在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审计署原署长李金华直陈:“我主张抓住改革关键,分税制财税体制改革是改革突破口。”  李称,财力过于集中在中央、中央与地方事权划分不清、转移支付制度不规范等是现行财税制度存在的主要问题。  预算公开不力也被提及。全国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沙振权说,“预算公开的科目不细化,解释不清楚,公众难看懂,导致纳税人缴了税,却不清楚政府怎么花的钱”。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接受两会记者公开采访时介绍了部分改革进展。谢称,目前正在清理规范专项转移支付,进一步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的规模和提高比例,“通过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特别是增加对基层转移支付建立县级基本财政保障机制,提高基层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保障能力”。  对于公务支出公开进展,谢旭人介绍,除了“三公”经费以外,还把控制一般性行政支出,也作为加强财政管理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特别是加强会议费支出管理、旅差费用的支出管理等,大力推进三公经费向社会公开的工作”。  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2年全国财政收入10.37万亿元,比上年增加20639亿元,增长24.8%。同期,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8.4%和11.4%。  近年来,中央财政收入增速持续高过GDP增速2到3倍。国家财富过多集中在中央财政,这一现状引起全国政协委员关注。  九三学社湖北省主委、湖北政协副主席郑楚光介绍,如果加上政府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社保基金收入,2011年政府收入总数将达到16万亿元以上。宏观税负比重在37%左右。  面对这么大的“盘子”,郑直言,花钱时中央与地方财权事权划分不清,“分税制改革的重点是划分收入,但在事权上,使本属于中央财政事项让地方承担,而本身中央财政资金较宽裕,地方财力较紧”。  郑解释称,此前中央把各省一部分税收权力上收到中央的同时,各省财政税收权力收到省里,地市一级把县、乡财税收入上收,极大削弱县乡一级财力;而发展的责任却被层层下放,事权财权严重不对称。  转移支付存漏洞  虽然中央也通过转移支付制度增加对基层财力的支持,但“具有均等化作用的一般转移支付比重偏低,未能从根本上缩小地方政府间财力差距。现行的转移支付制度未能从根本上缩小地方政府间的财力差距”。郑楚光说。  完善转移支付制度是分税制的核心内容,目的是实现全国公共服务水平均等化。而如何保证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层层直达地方,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甚至减少违规违法使用,是个难题。  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在小组讨论上直陈:“目前,专项财政转移不透明,存在监管漏洞。 跑部钱进的现象很普遍,一些专项财政转移支付被用来公款吃喝。”  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也表示,目前国内一般性转移支付的比例太小,专项支付较多,但专项转移支付在使用过程中存在漏洞,容易滋生腐败,资金流失很大。  另一方面,梅看到,转移支付数额大,支付的时间往往滞后于地方本级预算安排,而且地方往往对上面转移支付安排的态度是多多益善。这就必须加强从上到下的监督。  对于转移支付制度的改革,谢旭人在3月6日接受采访时介绍,目前正在清理规范专项转移支付,进一步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的规模和提高比例。  “通过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特别是增加对基层转移支付建立县级基本财政保障机制,提高基层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保障能力”。  谢旭人称,在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过程当中,特别是增加均衡性转移支付,对一些省区的贫困地区的贫困程度、人口数量等因素综合测算后,再行转移支付。  预算公开待加速  与分税制和转移支付改革同样重要的,财政预算结构优化和财政支出透明化改革仍需继续推进。预算公开的不力屡被代表委员诟病。  全国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沙振权说,长期以来,中国的预算由政府主导,社会公众对预算制定参与十分有限,预算民主程度较低。政府公开的预算信息比较笼统和粗糙。  “预算公开的科目不细化,解释不清楚,公众难看懂,导致纳税人缴了税,却不清楚政府怎么花的钱。”  沙介绍,按照惯例我国每年于3月份审查当年中央预算草案。但事实上,从时间表上看,在草案没有批准之前,当年便已经开始执行。  此外,在财政安排上,对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规模缺乏体制机制上的硬约束,特别是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隐性发债,缺少制约,很容易失控。  沙振权说,预算的透明度低,监督乏力,也给“小金库”、“三公”经费滥用等腐败问题提供了空间。  沙振权建议提高预算民主程度,以制度抑制“三公”经费的增长,促进预算编制科学化。  “预算公开的内容不应只是结果的公开,审批的全过程也应公开”,他称,例如在每年全国人代会前一至两个月,向社会公开预算的原则和细节。这些细节应包括预算的编制、审议、执行、监督等整个环节信息。  同时,需要公开政府全部的收支信息,说明预算目标和预算编制的依据,做到预算过程的公开透明,让公众了解预算资金的来源、去向、效益等情况。  此外,沙建议,要普遍建立预算人负责制,向社会公开其姓名职务,预算科目负责人需要对该科目的信息准确、预算执行、预算审计等承担责任。  “另财政部长必须亲自向全国人民解释财政预算案的特点和原则,接受公众的质询,提高预算的透明度”。  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更是直言,“预算要民主法定,不仅要公开预决算,除涉及国家机密外,财政收支的具体类别和项目的明细,均要向人大、政协乃至民众公开,接受监督;重大支出等需经过政协提出意见,人大讨论决定”。

厦门做人工流产要多少钱

成都白癜风治疗费用

沈阳妇科医院排行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