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活地狱日本陆军化学试验所

发布时间:2020-03-20 10:13:38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1934年11月,日本陆军省直辖的陆军化学试验所满州派遣队在四平秘密建立。对外伪称“关东军防疫供水部”,地址在四平西郊一公里处的交通中学礼堂。

这里四周有多层高压电网,并有日本宪兵把守实际上是用中国人进行毒气和高压电流杀戮的试验场。经常有从各地用火车押运来供试验的中国人,双手被反绑着扔进卡车,日本宪兵把这些人象装木材一样交叉码起来,苫上苫布,然后坐在上面,一直押到试验场。

“第一试验”是毒气试验。在试验场场长安达的指挥下,日本兵把一个受害者推进设在礼堂中央的有5米见方的双层帐篷中,绑在帐篷中央的木桩上。帐篷的门关上后,几名军医站到各自的位置,手里拿着怀表和笔记本。帐篷的入口处有一根充满毒气的铁管,负责放毒气的军医手不停地转动阀门,铁管里的催泪毒气犹如一条毒蛇,通过橡皮管冲入帐篷,帐篷内就隐隐约约传出了悲惨的叫声几分钟后,被实验者的人头便无力地垂到胸前。安达命令关上毒气,随手打开抽风机,不到五分钟,帐篷里的催泪毒气已排除干净。

耷拉着头的中国人还在微弱地呼吸,麻绳勒进手腕和腿部的肌肉,鲜血淋漓,怎么也解不开。当最后解开时,他一下摔倒在地上,早已失去知觉。日本军医们象一群嗜血成性的饿狼围了上去,用手电照他的眼、鼻口,用听诊器在他的胸前听。然后,又把这个濒死的中国人拖回帐篷,进行另一种毒气试验,这回用的是一种窒息性毒气,不到两分钟,毒气便夺去了他的生命。接着尸体被抬到了人体解剖室进行解剖。这种惨不忍睹的野蛮试验每天上下午各进行一次,一共持续了十天。

不久,另一种试验开始了。实验场上放着二十个长1.5米、宽1米、高70厘米的大铁箱,每个箱中都仰放着一个中国人,用铁链锁着。几个军医用一种针头很粗的注射器在他们身上乱刺。一声声惨叫令人心碎,铁箱在中国人的痛苦挣扎中晃动。过一段时间,军医们打开箱盖,对注射部位进行检查。被实验中国人的皮肤犹如熟石榴似的剥落下来,肌肉绽出,脸也变了形,躯体的肌肉很快开始腐烂,两三天或一个星期,这些铁箱中好端端的中国人就完全腐烂了。据当时参与“军事秘密工作”的日本宪兵渡边泰长回忆,当他走进解剖室,“只见粗木板做成的手术台上用麻绳捆着一个昏死过去的中国人。他的受注射部位的肌肉被用斧头和锯子砍了下来。这里完全变成了血海,肉、骨头飞溅得到处都是,手、脚、头散落一地。在房间的右角,有一个铁皮罐,里面装满了人肉。”这样的试验持续了两个星期。

他们还进行活人触电实验。在解剖室后停放着两辆各装有一台发电机的卡车,从旁边拉出多根高压线,装有数十个大小不同的开关。两个宪兵推搡着一个反绑着双手、眼蒙白布的中国人向前走去,前面30米是一道通有5000伏电流的电网,两边浅浅的土层中埋着通有不同电压的铁板。......距电网5米了,这个中国人大叫一声坐在地上,从铁丝网的一端呼呼地闪着电火花,电流通过铁丝网发出嗡嗡的响声。日本人还是没头没脑地用棍子狠命打他,驱赶他继续朝前走。就在他左脚刚抬起的瞬间,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倒去,5000伏高压电流穿过他的身体,右脚跟处的地面闪着呼拉拉的电火花。电源切断了,他“扑通”一声摔到地上,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口中吐着白沫。军医们围上去检查,摸脉,最后把他抬到火葬场。从那天开始,试验场每天都散发着焚烧人体的臭味。

火葬设备都是从东京特地运来的。日本宪兵把绑在担架上还在呻吟的人连担架一起扔进火葬炉中,炉中传出痛苦挣扎的悲声。日本人一扭开关,重油就喷入炉中,眼看着人变成一个火球,破棉衣转瞬被烧透,火从皮肤烧到肌肉,穿过肉体烧到骨头,只需几分钟人体很快就烧透了。

后来“关东军防疫供水部”迁到哈尔滨市平房,改为哈尔滨平房石井细菌部队,即臭名昭著的731部队。

济南压力试验机供应价格

试验机首选济南普业

济南弹簧疲劳试验机厂家直销多少钱

橡胶专用试验机直销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