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现在老邱期盼一个有味道的团圆年

发布时间:2020-03-04 12:55:07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多少年来 从北方到南方 从部队到家乡

邱魁正在写春联。

邱魁写好的福字。

年关临近,家里有北方亲戚的九江人或许会猜测,北方的年会怎么过,与南方过年有什么不同?但对于半辈子在北方、半辈子在九江的邱魁老人来说,过年其实都差不多,只是年味越来越淡,为了增加一些年味,前几天,邱魁还跟几个朋友一起写了一百多副春联,送给了社区的居民。

记者梅俊/文 张驰/摄

年的差异

九江晨报记者刚到九江市军队离退休干部第二休养所时,只见邱魁正与几个朋友一起打门球,已经80岁的他,仍保留着军人的气质,腰杆挺直、声音洪亮。

1952年,刚满16岁的邱魁参军入伍,离开了老家都昌,远赴东北准备参与抗美援朝保卫战。据邱魁回忆,他们那批队伍计划训练完直接参与上甘岭战役,谁知道训练刚结束,战争也结束了,随后邱魁入选空军,在东北一待就是40年,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才退伍回到九江。

半辈子在北方,半辈子在九江,再加上军旅生活,邱魁过了很多种方式的年,有北方的、有南方的、有部队里的、有走基层在百姓家的,甚至包括现在在干休所内的新年,这些过年的方式在他看来,确实有些不一样。

北方的年

其实在中国,过年的寓意都是一样,只是受当地地理因素等影响,才会导致有些细微的差异。邱魁说,这些差异主要是体现在年货的准备上。

据邱魁介绍,在北方年关逼近时,北方人会杀猪、杀羊、买鱼,十分隆重,之后将这些肉切成一大块直接埋在院子里的雪里,或者放在院子里冻好后找个东西存起来,等吃的时候再拿出来,在北方,没有腌制的腊鱼腊肉。

北方人在快要过年之前要包很多饺子,包完之后就直接放到院子里冻好,再装到瓮里,年三十的时候,他们不会做很多菜,但是一定会煮饺子,而且一家人会一起守岁,并吃饺子。邱魁回忆,这与南方略有不同,他在都昌过年的时候,家里在年前都会做各种零食、小吃,并且腌制腊鱼腊肉,到了过年那天,家里必须要做满一桌子的好菜,而且吃的都是大米饭,很少有人会吃饺子。

部队的年

虽说在北方待了半辈子,但大部分的年,邱魁还是在部队里过的,只有与百姓联欢时,他才会在村民家过年,而且是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过年。只要我们下到乡村中去,老百姓都会非常欢迎,因为我们给他们带去了年货,也给他们带去了欢乐。邱魁说,他们到村里之后,会给当地百姓表演节目,并且分批在村民家住下,有时候一个热炕上能睡七八个人,那时候的氛围真的很好。

在回忆时,邱魁面带笑容,放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然而说起在部队里过年,邱魁更是记忆犹新,原本话语不是很多的他说了很多,他告诉九江晨报记者,在部队里过年虽有些枯燥,但却十分令人怀念。

那时候每逢过年,部队都会放一至三天假,只要一放假,战士们就会赶到城市里的澡堂里洗个澡,然后买票看个电影。邱魁笑着说,那时候过年看戏都是奢望,因为没那么多时间,只要能看个电影战士们都很高兴。

除了放假之外,部队里也会搞联欢,所有的战士坐在一起,有表演任务的就上台表演,没有任务的就坐在台下观看,在40年军旅生活中,邱魁也跟着集体表演过几回,让他至今还念念不忘的节目是部队里的交谊舞。

那个节目非常有意思,两个人一组,所有人排成好几排开始跳舞。邱魁说,不像现在的部队生活,还会有些私人时间,那时候生活非常单调,战士们的时间安排得很满,几乎没有假期,所以战士们都非常喜欢这种节目。

年味的变淡

回想起以前过年,邱魁对时间的流逝感慨万分,但让他更加感慨的却是年味的变淡,因为在他那个年代,无论有什么差异,过年的氛围却是不变的。

我小时候,家里只要过腊八以后,就会开始准备年货,要做冻米糖、要炒豆子、做米粑、打豆腐之类的,年味非常浓厚。邱魁说,但是现在很少人会做这些了,因为所有的东西在市场上都可以买到,虽然吃的东西一样,但是年味却变淡了很多。

以贴春联为例,虽然现在每家每户还会贴春联,但在邱魁看来,现在贴的春联也没有以前有感觉。很多人家里贴的都是印刷的春联,看起来都差不多,而且没有那个味。邱魁说,他们小时候家里贴的春联都是自家人写的,有时候家人还会一起想春联的内容,非常有意思。

所以这次邱魁便与老干所的几名朋友一起拿起毛笔,写了一百多副春联送给社区居民,主要也是想增加一些过年的氛围,让大家一起高高兴兴过个大年。

其实现在年味变淡是有很多客观原因的,因为经济发展越来越快,活动也变得越来越多,过年不再是大家期盼的唯一活动。邱魁说,以前的人们其他活动都很少,一年的休息只能靠过年,所以在劳作的时候,大家都盼着过年,所以那时候只要临近过年,大家就会热热闹闹地准备年货。

邱魁认为,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年轻人要过的节日也变多了,所以他们对过年的期盼也就越来越少,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过年之前只能在商场里能感到年味的原因。

这对我们的传统过年来说是一种挑战,因为这是一个能体现出我们传统的家庭观念的重要活动,所以我们不能放弃。邱魁告诉九江晨报记者,这也是为什么过年时要放长假的原因,为的就是将这个传统保留下去。

年的期盼

说到过年是一个家庭团圆的活动时,邱魁的神色明显有些黯淡,因为过一个团圆年是他新年的一个期盼,但是这个期盼却等了很久。

邱魁有3个儿子,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还有一个在九江,由于各自的工作原因,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团聚与邱魁一起过个年。

现在一家人很难一起过年了,请假都非常难,特别是在上海的那个儿子,他是基层交警,过年的时候一般都要值班。邱魁说,他很想把一家人聚到一起过个年,然后再到吴城去看一下,小的时候他经常去吴城,但是退伍回九江快20年了,他还没有去过一次。

虽然在军休所内,邱魁的生活很好,而且活动也比较充实,但是在邱魁看来,在这里过年还是少了一些年味,毕竟没有家人在身边。

老年人不像年轻人,喜欢过年的时候搞各式各样的活动,我们的想法比较简单,就是过年的时候家人能够团聚。邱魁显得有些遗憾,虽然孩子们都非常孝顺,暑假的时候还集体请假回来跟他聚了一次,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对年的期盼依旧没能实现。

每过一个年,年轻人都会长大一岁,思想也会越来越成熟,我建议有条件的年轻人还是要回家过个年,因为家里人很想念他,这也是我们国家的一个传统习俗。在采访结束时,邱魁说了这样一句话,这个时候他再也不像那个在部队指挥千军的正师级干部,而是一个老人,一个盼望子女能请好假回家过年的老人。

哈尔滨定做西服

黑龙江防静电工服订制

潍坊防静电工作服定制

德州工作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