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手机代工行业陷入低端低价竞争不赚钱也接订单

发布时间:2020-02-14 07:15:06 阅读: 来源:岩棉板厂家

这些天,微博微信上广泛流传手机代工企业、东莞市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自杀的消息,令人感叹年关难熬。在高民留给员工的信中,透露了自杀的原因:企业资金链完全断裂、无法再融入资金翻身,只能采取这种极端手段。

幸运的是,经过抢救高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兆信通讯身上的悲剧色彩没有因此淡去,实际上这也是国内整个手机代工行业的悲剧,尤其是对于那些中小代工企业而言。整个行业利润率很低、订单没有保证、产业链层层拖欠货款,这些恶疾让代工企业“身体状况”极差,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深渊。

运转三年资金链断裂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兆信通讯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2000万元,有三名自然人股东,高民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高民在“绝笔信”中称,在仔细审核了公司的应付款和应收款后,知道公司出了很大问题,“我们的资金链已经完全断裂,又是年关,没有人能再借给我资金让我们翻身,一定要有人站出来对此事负责,那就是我来负责。”

实际上,兆信通讯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已有时日,拖欠着供货商的款项、工人工资甚至是食堂供菜商的款项。“兆信拖欠了我们十几万的租赁费”,杨立华对《IT时报》记者说道,他是深圳某公司总经理,为手机代工企业提供测试设备租赁服务,兆信通讯也曾是它们的客户。“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上半年,我们都没收到兆信的货款,后来我们就撤了。”

对于高民采取自杀的做法,杨立华并不认同。在得知他自杀的消息后,杨立华很吃惊,他发了条微博:“你快回来。作为被拖欠的供应商的我,此次呼唤不是为钱,是为一个生命。”

兆信通讯到底欠了多少钱?根据当地政府的通报,兆信通讯有员工约400人,因企业经营不善,之前有员工反映企业存在拖欠工资的现象,当地镇政府因此已将兆信通讯列为重点监测对象。据初步统计,兆信通讯未支付的员工工资(2014年11月至12月)约230万元,拖欠约60家供应商货款总计约5000多万元。

在当地政府的介入下,房东同意全额垫付工人工资。至于拖欠的供应商货款,将走司法途径解决。“兆信通讯进入破产清算的环节,但是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漫长。因为欠我们的钱不是很多,我们实际上也做好坏账的准备。”杨立华说道。

国内国外,两头受挤压

兆信通讯这类中小手机代工厂,在深圳、东莞一带有很多,近年来国内手机市场热火朝天却没有让他们感受到温暖。

中华酷联加上小米、魅族、OPPO等国产品牌在国内手机市场占据了大半江山,压过洋品牌一头。但是这些一线企业基本不可能找这些中小代工厂来代工。“基本上,旗舰手机都是我们自己的工厂来生产的,中低端手机会让代工厂来生产,当然我们选择的是有实力的代工厂,希望质量有保证,不然就砸了自己的品牌。”深圳某国产品牌手机企业营销总监对《IT时报》记者表示。

对这些中小手机代工厂来说,他们的订单主要来自杂牌厂商,面向市场主要是东南亚、非洲、南美、印度等。比如兆信通讯,没有自身品牌,主营代工东南亚手机品牌,巅峰时期,年均订单超过300万,员工近两千人。

“现在再做低端市场没有出路,即使面向海外,低端手机也越来越难做,”深圳移动通信联合会会长唐瑞金对《IT时报》记者表示。以前,印度市场一直是深圳手机的出口重地,“但是现在印度市场已经非常难做,印度本土的品牌起来了,而且在法律、用工成本等方面,对中国企业也不利。”

在东南亚等市场,深圳手机面临的挑战同样巨大。比如在印尼,推出“Evercoss”品牌的Aries Indo Global和Smartfren Telecom等当地厂商正迅猛追赶,扩大自己的份额。在菲律宾,Cherry Mobile、MyPhone和CloudPhone等当地厂商在手机市场上的份额提升越来越快,并且向缅甸和越南出口。

三角债拖垮一串

杂牌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大大压缩,代工厂自然难逃厄运:利润率太低“吃不好”、订单没保证“吃不饱”,还有层层拖欠货款,万一哪个环节断裂了,大家都倒霉。

“前些天跟朋友去了一家代工厂,老板就在诉苦,说现在加工费非常便宜,一个手机主板的加工费才1~2元,刨除设备的费用、人工的成本等等,实际上很难赚到钱。说实话,一家小代工厂的老板一年赚的钱,也许都比不上大企业里中层管理者的收入,而且很累,真的很累,”杨立华说道。

在深圳的代工行业,抢单现象非常普遍。即使不赚钱,但对于订单量没保证的中小代工厂来说,还是愿意接,因为不代工的话,建厂费用都赚不回来。

同时手机厂商、代工方、配件厂商之间拖欠账款、三角债的现象非常普遍,一家出现问题,链条上的其他企业跟着倒霉。“前些天跟一家代工企业的老板吃饭,他就说还有500万的货款没有收回来,现在压力很大”,唐瑞金说道。

兆信通讯董事长自杀,就跟三角债有着紧密关系,别人钱要不回来,自己欠别人的钱给不了,被逼入绝路。“这次我欠别人了,而且很可能让别人倾家荡产,我的内心真的很难过,我可以逃避一走了之,但我内心说不过去。”高民在绝笔信中写道,兆信的破产倒闭会带来很多供应商的破产。

“现在基本上没有现款的说法,对我们来说,拖欠3-4个月就能到款的客户就算是优质客户了。”杨立华说道。这中间蕴藏的风险之大可想而知。

上一篇:纽约时报评CES:古老科技理念的集中返场

下一篇:富士康3C电商转型之考:郭台铭二次变革亟待突围 对“手机代工行业陷入低端低价竞争 不赚钱也接订单”发布评论

中山注册公司资料

深圳筹划税务专业

食品药品经营许可证

中山工商税务网